2/19/2020

從掉進臭水溝(屎坑?)拉開序幕的西北印度之旅

IMG_0051 「啊~~~」
「怎麼了?」
聽到我的驚呼聲,JY邊問邊回頭看,只見我膝蓋以下泡在路旁「水溝」的泥水裡,連忙把我拉上田埂。這,就是我西北印度生態與人文之旅的序幕。 IMG_0005 會連續兩年在寒假進行為期二到三星期的異國之旅,都是朋友邀約的產物。前一年是把紐西蘭南島野跑成功「變質」成賞鳥行,這回的西北印度之旅,得從去年十月底在關渡舉行的台北國際賞鳥博覽會說起。話說2013年夏天,初次參加國外的賞鳥團。12天的沙巴行,不僅收穫豐碩,還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鳥友。回國後不僅繼續保持聯絡,還常在一年一度的台北國際賞鳥博覽會重聚(沙巴鳥導Thomas每年都會來)。這回,果真再度遇到可說是我們「鄰居」的熊爸熊媽夫婦。他倆說,2020年初打算參加西北印度的賞鳥團。這一提,讓本來就很想去印度的JY與我心癢難耐。考慮了一星期,決定加入(沒想到後來熊爸熊媽因故退出,這是後話了)。所以就在過年前,我們與一群拍/賞鳥高手一同抵達印度。這一團臥虎藏龍,不少人都是來過印度好幾趟的超級鳥人。在他們之中,我不僅是年紀最輕的女生,望遠鏡等級與鏡頭焦段也相形見絀(可要趁機好好討教一番了)啊! IMG_0037 為期兩星期的印度之旅,主要行程都在西北的Rajasthan邦一帶。這裡不僅生態精彩,更有蒙兀爾帝國時期的大小名城。就是因為行程兼顧賞鳥與建築,才會讓我倆超級有興趣。兩個星期下來,不管是鳥種或是人文景觀都精彩無比。讓才反芻完京都夏之旅,本應開始回顧伊斯坦堡行的我,決定先寫印度。 IMG_0038 原本根據往例,任何旅行的第一篇都會從此行的代表動物寫起。在構思首篇印度行文章時,我遲遲無法決定是要寫這趟賞鳥行最精彩的鶴,還是幾乎每天都會見到的可愛小鴞。最後念頭一轉,不如從這趟旅行最「慘烈」的一幕開始寫起吧! IMG_0050
就在行程第二天一早,從阿格拉(Agra)往世界賞鳥勝地Keoladeo National Park前進的路上,印度導遊Narada讓我們在路旁一家餐廳上洗手間。衛生條件不佳的印度,公路旁少見休息站。要讓我們這種來自國外的「嬌客」可以好好上廁所,著實不易。兼營紀念品店的餐廳,廁所乾淨,往往成為首選。這種公路旁的餐廳,四周田野圍繞。瘋狂鳥人們除了清空膀胱外,總會帶著相機順便找鳥。第一天休息上廁所時,我就入手兩隻新種。有了前一天的經驗,這回上完廁所後,我也跟著大夥四處尋鳥。看到路旁電線上停著一隻身黑腹白翼有白斑的鳥,下意識決定爬上路邊田埂觀察。尤其發現在泰國見過的Asian Pied Starling整群飛來,正要嚇飛前述那隻鳥時,我更是沒有留意田埂邊的「泥地」其實是臭水溝而直接踩了進去。發現腳下其實是液體時已太遲,第二步想要脫身時還是在寬寬的水溝中!說是水溝,誰知道裡面是否混著人類與動物的屎尿?總之當下狼狽不堪,氣味難聞。在JY與領隊Katy攙扶下,我回到廁所沖洗。先把眼睛看得到的髒污沖掉,免得臭死自己與大家。之後,只能等到抵達Keoladeo園內旅館再換鞋換褲子(好在我的迷彩賞鳥褲可以把膝蓋以下的褲管拆掉)。這下,應該讓全團都認識我了......

至於那隻身黑腹白翼有白斑的鳥是誰?原來是歌聲優美的Pied Bushchat。沒有枉費我掉入屎坑,牠,是新種!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京都御苑的王者—褐鷹鴞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