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2009

困惑

DSCN0770
每個星期lab meeting結束後,總無法避免心情波動。

不斷提醒自己,他們只是大四和碩一學生,基本上就是什麼都不會的一張科學白紙;不斷告訴自己,他們不是我,不是那個一路讀第一志願學校、straight A、年年得書卷獎,已經開始有自己實驗室的傢伙。但是,為何明明已經教過的東西、接觸過的實驗材料,老是記不得呢?看著paper的圖表或是自己做的實驗結果,無法轉化成語言說出來呢?是我的要求真的太高嗎?真擔心我每到最後板起臉來,會把學生給嚇跑。

回頭看一個科學家的養成教育,沒有人教你如何當個教育者,沒有人教你如何管理實驗室。你會的,只有一丁點的專業知識而已。沒有人教,難道得靠本能和直覺?我現在面對的事、在做的事,完全來自過去幾年的觀察心得,以及自己的信念。每到週末深覺痛苦和困惑的我,代表光靠本能、直覺、觀察心得和信念是不夠的。

難怪我需要偶爾逃避到山裡。在那裡,我不需要教人,只要傾聽自然界裡努力生存萬物的聲音就好。

菜鳥教授手札上一篇“ 蓮池裡的星星

Labels:

20 Comments:

At 9/26/2009 04:29: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記得很久以前,有個台大畢業的朋友說起他在哈佛唸博士時,在絕頂聰明的教授跟前常常挨罵,他被罵到需要不斷作自我心理建設:被罵沒關係,有學到東西就好。
博士學成後他回台大任教,看著那些青澀的學生...
或許,如今是身為教授的人,要作自我心理建設的時候了:再陪他們多走一里吧,難說有朝一日,就練成了一匹千里馬。

花開泉湧部落格主

 
At 9/26/2009 05:48:00 PM, Anonymous 阿芳 said...

經過這些年的教學和帶研究生
我覺得每個學生都有他們的不同資質
以及不同的"命"
能從老師那裡有所收穫
那是他們有那個"命"
跟了幾年還是收穫有限
那也是他們的"命"
老師只求有盡到責任吧

 
At 9/27/2009 12:38:00 AM, Blogger ALOHA said...

哇賽~~ straight A~~
我是straight D....

我的想法是,沙漠裡還是會有珍珠的,雖然以沙粒居多也是事實。身為老師的,如何因材施教才是最大的學問吧。

 
At 9/27/2009 03:46: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老師或是教授的職業,就是傳道授業解惑的。如果您不教不點,期待學生自己都會,那要請老師作什麼呢?

 
At 9/27/2009 08:12:00 AM, Blogger mingchuang82 said...

樓上顯然沒看清楚內文 = =

 
At 9/27/2009 09:43: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花開泉湧、阿芳和Aloha,
感謝你們的建議。事實上,JY和我也到處請教過來人,曾得到一個回答:為了因應不同學生而因材施教,但竟被學生反應說老師不公平!我想,那位老師只能苦笑吧!

老師的責任之一是教學。既然是大學教授,我當然不會逃避,甚至還蠻enjoy的。但是,學生的責任是什麼?是不是把老師教的吸收進去,並且記起來呢?而現在有人學不會、記不起來,是不是代表我的教法 表達方式有問題呢?本篇中間會很"臭屁"寫那段,其實就是為了自我心理建設。也許很多東西,我學一次就會了,也會回家用功,但不是所有學生都是這樣的資質和認真。

總之,身為菜鳥老師的我,真的還得多學習和摸索。只是,在沒老師教的情況下,這條路不知會有多長?

To Mingchuang,
感謝你的仗義執言。偶爾,就是會有朋友在沒看清楚文章的情況下留言指教,寫部落格似乎就得習慣這個。為了點出重點,我已經把那位朋友沒看到的部份加大字體了。

本篇文章名為困惑,就是代表我還不知道怎樣教學生,他們的學習效果會最佳。也許,我一次就學會的實驗和知識,得不斷重複,有些學生才學得會吧!但學生不認真,難道就可以賴給老師,說她沒教?老師只是一個職業,又不是聖人,這樣的期待未免太沈重。

 
At 9/27/2009 10:20:00 AM, Blogger ALOHA said...

其實,網路世界不就是大學校園的翻版?這年頭,誰都可以上大學,跟誰都可以上網,是一模一樣的事。所以,不論在大學校園裡還是在網路上,閱讀或學習能力低落的人都一樣到處都是。

 
At 9/27/2009 03:20:00 PM, Blogger CLHSU said...

anyway,教師節快樂!

 
At 9/27/2009 04:49:00 PM, Anonymous fen said...

有生存的壓力,才有進化的動力。所以一昧「體諒」學生也不是辦法,該發飆的時候還是要飆一飆。如果有些學生就是不適合、沒能力,那該砍的大刀還是要砍下去。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做法在台灣行不行就是了。

 
At 9/28/2009 04:19:00 AM, Anonymous Diego said...

1.高中時,我常花一個晚上只背了短短的十二個迪克生片語。第二天考這十二個迪克生片語,成績都在及格邊緣徘徊。

2.好不容易,重考了,終於以陪榜身分進了夢寐以求的大學。

3.上課時,看見跟我一起坐在教室最後面的同學被某老師點名回答問題,答錯了,當場被臭罵:「牛就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嚇得我以後上這老師的課時,都坐在教室中間偏兩旁的位置。

4.大學畢業,考不上研究所,當完兵,經親戚介紹,從事和所學不同的工作。

5.幾年後,遇上不景氣,公司大幅裁員,但我大幅加薪,因為我遞出辭呈。總經理為了挽留,找來一位大學女教授,三人約在咖啡廳裡三方會談。或許總經理以為以女教授的婉約氣息,可以平衡兩個臭男人的對抗。結果,最後女教授嘆息的說:「你們男人為什麼都這麼固執?為了理想什麼都不顧了?」

6.我的理想,不但和學校所學不同,也和工作性質不同,是全新領域。為了這個,花了些束脩,上研究所找老師旁聽。老師曾在課堂上當場感謝我協助他修改教了這麼多年的講義。

7.現在的我,看了這篇,心中想的竟然是大學時的那句話:「牛就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我當了好多好多好多年的北京牛!

8.是的,我大學畢業,沒教過書,不懂作育英才。但我可提供一頭北京牛的故事給您參考,您的熱心讓人動容。

9.台灣即將對中國全面開放,求知慾望如豺似狼的中國學生將大舉進入台灣教育界。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中國優秀學生進入台灣教育界,美其名叫提升台灣競爭力;但我卻憂心台灣學子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將被強烈排擠。台灣是超級小國,絕對無法像米國這種超級大國那樣能廣納百川,集天下英才為其所用。以前考研究所時,補習班老師剛好是我們偉大的邱毅邱大委員,他在課堂上斬釘截鐵的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At 9/28/2009 10:48:00 AM, Anonymous blueyacht said...

如果都研究所了還需要老師常常在後面又教又點搞屁呀!? Euphtw 要堅持

 
At 9/28/2009 12:29: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Aloha,
是啊,網路和大學其實就是社會的縮影。我們要學習的功課,是與不同的人相處。

To Treeamy,
也祝妳教師節快樂!在前輩眼中,我的困惑應該有點可笑吧!

To Fen,
就是不知道現在的台灣學生承受得起嗎?

To Diego,
恕我孥頓,不明白您要表達的重點。

To Blueyacht,
我真的不期待他們不教就會什麼東西啦!但教過還不會(真的不是什麼很難的東西),就很難讓我釋懷了。

 
At 9/29/2009 10:13:00 AM, Blogger LuKerr said...

我覺得motivation很重要,不想學的學生,儘管你上課教過說過再多次,他們還是學不會的. 因為整個過程中,他們的大腦並沒有參與,所以根本沒有學習到.

我在想,換成是我,我該怎麼做. 第一種可能就是堅持自己的信念,努力用學生們能了解的方法去教學(絕對不能期待學生跟自己一樣,況且就算是一路straight A,年年書卷獎的學生,也有不同的學習方法,碰上不match的教學方式,學習效果還是會很差的),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就把該當的當了,反正開學的時候syllabus應該寫的很清楚所有的requirement和評分標準,給分是客觀地看學生的表現,又不是按老師心情和喜好,所以他們被當應該也自知理虧. (其實藉由當掉某些學生來讓他們思考後發現這不是他們興趣所在也是很好的). 教學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給自己一點時間,每次教都有所進步,相信會看到成果的.

當然,一個班只讓兩三個人pass是不行的,所以另個可能就是開始降低自己的標準:P 換個好聽點的講法,就是想想到底想讓學生(們)學到什麼? 對於沒有motivation的學生,或許能讓他們對這個領域產生興趣(或是了解到這真的不是他們想走的路)就是個很好的目標了. 當然,對全班要公平,但是對於因為不能當太多人而必須讓某些學生pass的時候,就必須要做這樣"因材施教"的調整,也許用小project來代替補考,進而達到老師想要的adjusted教學目標.

課程的設計在一開始motivation的地方也許多用點心思,也許學期中間不忘提醒大家我們到目前為止到底在幹麻等等,讓大家不會因為小細節而忘了大方向. 這些都有助於提升學生的興趣. (我想你應該都已經做了啦)

我教書短短的兩年半期間,碰到真正motivated的學生實在很少,印象深刻的只有一個,所有的老師都超愛他,沒叫他做的他會因為好奇而自己去做,他沒有straight A也沒有年年書卷獎,但是是我心目中最讚的呢!

胡言亂語了許多,希望有點幫助:P

 
At 9/29/2009 01:34: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Dear LuKerr,
感謝妳的經驗談。我這邊在談的,是自己實驗室的學生,應該都有一定的程度才對。我不瞭解的是,如果不是有興趣和動機,為何要來我的實驗室?為何教過的會忘記?不過,因材施教看來是我要學會的功課。

昨天收到生平第一次的教師節卡片,有位學生表示,修了我的課後決定加入我的實驗室。他觀察到自己從安靜聽課,慢慢轉變成會努力回答老師拋出的問題。他的轉變,我也有觀察到,也同感欣慰呢!

所以妳說得沒錯,真正讓老師有成就感的,不是straight A和年年得書卷獎的,而是願意動腦筋、主動學習的學生。只希望,這樣的學生可以多一點啊!

 
At 10/01/2009 09:50:00 PM, Blogger LuKerr said...

"我不瞭解的是,如果不是有興趣和動機,為何要來我的實驗室"

不知道現在的孩子是不是還是這樣,不過我的印象中,台灣(其實美國大概也差不多)很多學生即使唸了研究所還是不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很多人只是因為爸媽要他唸就唸,很多人只是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正能唸就唸... 也許你是個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知道自己興趣在哪裡的人,但是我覺得大部分的人都不是這樣的,有的人甚至到很老了還是不清楚呢. 所以也許當學生出現讓你這樣受不了的表現時,跟他們聊聊他們的興趣和(當初的)動機,題點他們一下現在正在做的東西(實驗等等)跟他們的興趣有什麼關聯,跟未來有什麼關聯,跟現實有什麼關聯. 我覺得他們大概是忘了或是有點迷失了.

碰到像這位送你卡片的學生就是你辛苦工作的支柱吧! 好好珍惜啊!

p.s. 關於你文中提到沒有人教你怎麼當個教育者,其實UM有很多有用的seminar都有提供這樣的資訊,甚至有課可修哩. 不過當老師也需要天份的,有的人個性就特別適合(真的就是靠直覺和本能吧). 如果這真的讓你這麼痛苦,也許教職不是很適合你. 可以考慮只做研究而不需要教學的路線啊!

 
At 10/01/2009 10:27: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看來,我的表達能力可能真的大有問題。

我這邊在談的問題,是實驗室的學生。難道我從大學換到純研究單位,實驗室的成員就不用教了?每個星期就不需要有lab meeting了?現在發生的現象,到哪裡都有吧!

我的期待很單純,就是既然來了,就要用心學。不然,我每天說一堆話,回家喉嚨痛得半死,是為了什麼?

 
At 10/01/2009 10:30: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舉個實際的例子好了。上個星期花了三小時lab meeting討論的東西,這個星期在我另一堂課剛好再度出現相關的實驗。我實驗室的學生,還是說不出來。傷心啊!

 
At 10/03/2009 10:31:00 AM, Blogger LuKerr said...

喔,不不不,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吧:P 我也是在說實驗室的學生啊,不過儘管進了實驗室,感覺上有些學生還是很茫然啊...

關於換到純研究單位還是會碰上同樣的事,你不說我還沒仔細想到哩,可能真的也差不多. 不過大概要看是什麼單位,也許受聘的實驗人員程度跟研究生還是有差別. 大學是教學單位,所以碰上這樣茫然的學生的機率比較高吧. 但我沒有在純研究單位做過事,所以不敢說現實狀況是如何. 我只是單純地想說也許有你會做得更愉快的工作存在而已.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把現在的工作做得很好,但是'如果'這真的讓你常常苦惱不開心(你的部落格文章中偶有抒發,但不知程度嚴重否,所以說'如果'),也許有其他你一樣可以做得很好又可以樂在其中的工作啊:) 我想,大家都在找尋這樣的工作吧!

你的期待很正常,所有的老師都這麼想的吧,只可惜學生不見得能符合我們的期待. 我只大概知道爲什麼學生會這樣表現(之前說的缺乏motivation),但我也沒有更好的改善方法,曾經有個跟我做independent study的學生在project結束後告訴我"或許我不適合作研究". 唉,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這是個失敗還是成功的案例. 那時候的他的確不太適合,可是換個角度想,也許是我沒有善盡啟發引導他的責任. 所以我總是很關心這類話題,也喜歡跟同事或同業討論教學(包含指導研究生)的事情. 現在我不做這行了,但是還是很有興趣. 才會在這留言啊.

總之,希望你的學生們可以早日開竅,而且也希望早日看到你分享開心的教學經驗的文章! 加油.

 
At 10/03/2009 10:54: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是在找以前學校的校園風景才不小心找到這裡的
看到以前學校校園...
一瞬間好多記憶..
但..如果跟本篇相關的
那應該是那時我很不用功吧?
但是...老師說的每一句話 我都記得
後來又在別的校園..老師似乎覺得我蠻用功的
五人一組的報告
我也有一個人挑起來做
讓老師說出: "做得很好"
劉文聰: "我不喜歡成績不好的感覺.." (誤)

老師很重要啊....
如果回到過文 我那時每篇報告都會很努的寫吧?

 
At 10/04/2009 10:31: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Dear LuKerr,
說真的,這方面的事我是大菜鳥,雖有滿心熱情,但也常遇挫折,才會上網抒發吧!其實也不是沒有好的經驗,但總是不好意思往自己臉上貼金,所以才沒記錄在這裡的。

在台灣,除非是在中研院,不然要收到很有程度的研究生、博士後和研究助理是不太容易的。甚至,程度好的都跑到國外去了。話說回來,程度好壞跟是否茫然不是一直都成正比的。程度好的學生,偶爾還是會茫然。即使到現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我也會茫然啊!但一直處於茫然狀態,表現大概就不會太好了。還是那句話,希望進了研究所和實驗室,就努力學,讓茫然程度減低。我目前的做法是,不直接給學生答案,而是拋問題給他們。幾次之後還是記不起基本概念,或是理解力緩慢,就會讓我比較頭痛了。如果對象是自己實驗室的學生,心情比較難不受影響。

我承認自己是個要求嚴格的老師,希望學生學到東西。外界能不能體會,就不是我單方面能夠控制的了。

To 匿名校友,
感謝您的留言。看到這個留言方塊上方的那段宣告了嗎?所以很抱歉,就不多做回應了。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