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2009

溫熱的椅子

昨天接到在美國做博士後學姊的電話,她問我想不想念美國,後不後悔回台灣?我的答案是,後悔是不會的,但最近常想起美國的生活。問我想念美國什麼?其實並非它豐厚的學術條件,而是它的生活環境。對我來說,不管在哪裡,總會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覺得好或不好,取決於當下的心情。像是,當年住在冬天長達半年安亞伯的時候,總是抱怨天氣太冷,出門不方便。但搬到西雅圖和回台灣後,卻極度想念白雪皚皚的日子。所以基本上,人就是難於滿足現狀啦!

雖然在台灣生活了大半輩子,但有些事我還是難以理解。從小,我們就被女性長輩灌輸”坐剛被別人坐過、殘存體溫的大眾交通工具椅子,會得痔瘡”這種奇怪的觀念。所以,回到台灣開始天天搭捷運上下班後,時常見到中年以上婦女,站在空座位旁好久,甚至不斷用手測試座位溫度,才願坐下的場景。真要我想像,公共環境的確比較容易充斥各種病菌,大眾交通工具的座椅上,也許並非全天下最乾淨的地方。但是痔瘡的成因又不是透過病菌,怎會透過坐過別人剛起身的座位而得?真要擔心,皮膚病或是其他透過接觸所得的傳染病還”比較”合理吧!但就算真有這個可能,病毒或細菌難道就會因多等一、兩分鐘讓座椅表面溫度下降,就失去傳染力?

在現在這個大家擔心新流感的時刻,捷運上帶口罩的人也多了起來。政府不斷強力宣導要勤洗手,不要用手摸口鼻的防疫習慣。幾天前,我就在捷運上遇見一個無法理解的場景。一位戴口罩的婦女,發現我附近的博愛座有人下車,她多等了幾分鐘、而且要不斷伸手觸碰座位,確定溫度才要坐下。這個行為不就表示,她擔心座位髒,不願隔著衣服坐下,卻寧願用手直接觸碰可能的污染源嗎?實在是搞不懂這樣的思考邏輯。過了不久,我旁邊的人下車,那位婦人重複了一次上述的模式,在我身邊坐下。之後,她半取下口罩,拿出牙線,開始剔牙。那隻手,不要說沒洗過,才剛碰過兩個捷運座位呀!現在不是擔心新流感嗎?我真為她的健康感到擔心,這樣一來,不就更容易病從口入了嗎?更不要說,在大庭廣眾下剔牙,有多不衛生和不禮貌了。

這類我無法理解的事情,每天在身邊上演。即使是在外流浪了一圈、又長了年歲,還是無法為它找到合理的解釋。

生活隨想上一篇“給蔚藍手札的小禮物

Labels:

2 Comments:

At 9/17/2009 10:52:00 PM, Blogger Winged Silence said...

妳好,我也是西亞圖的ㄧ位遊子
能體會你所提到的現像
我妹當初回台灣做事非常不習慣台灣的職場風格文化
我朋友從台灣來西亞圖也會報怨美國人笨,不會變通
台灣人會笑大陸人民素質差,同樣我也不覺的台灣有好到哪裡去.
大陸雖然道德品質低落,它大量人口中的少量精英已足已成為強國
台灣國際化的早,卻有強烈的自我意勢,就地自限,什麼東西都學半調子.多少做人做事態度都是表面,形式上,官方,不負責任的結果
美國是過度制度話的國家,什麼都條理分明,看似拘僅也還是百密ㄧ疏.歸範程序太多也造就效率奇差
這些大環境的現象,我無力改變
大概只有當地長大的人才懂的它不為人知的好吧

 
At 9/18/2009 04:3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Eric 你好!
我想,許多海外遊子在經歷過不同文化後,都會產生一些感想。這是出去看看的最大好處啊!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