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2019

無緣的三菱一號館美術館

IMG_0772 在東京車站所在的丸の内地區行走,很快會發現這一帶盡是日本大財團三菱企業旗下的建築。其中最讓我們有興趣的,是三菱一號館美術館。 IMG_0771 這棟由英國建築師Josiah Conder(他也是東京車站設計師辰野金吾的老師)所設計、採19世紀末英國流行的Queen Anne風格打造的建築,始建於1894年。在那個日本剛結束鎖國的年代,它可是丸の内地區的第一棟西式辦公大樓,可惜在1968年被拆除。眼前所見的是40年後重建,以展出19世紀末西方藝術為主旨的美術館重新出發。 IMG_6188
我們到訪東京期間,三菱一號館美術館正舉行我們的老朋友、來自美國華盛頓特區The Phillips Collection的特展。 IMG_0398 所以在早上已經看過兩個來自歐洲的繪畫特展後,我們並沒有打算再入內參觀。 IMG_0391 而是想到美術館一樓的Café1894用餐。過去曾是三菱集團銀行總部的三菱一號館美術館,將原本銀行的元素保留,打造成特色十足的用餐空間。 IMG_0392
雖然年末期間Café1894照常營業,接連兩天中午卻都一位難求。我只能以影像紀錄這個充滿過往年代氣氛的餐廳,期待下回再訪東京時,能來此看檔畫展及用餐。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百年風華—東京駅

Labels:

3/28/2019

百年風華—東京駅

IMG_0429 短短兩天的東京快閃行,除了賞畫與看鳥外,另一個目標是走探此地的老建築。首選,是東京的玄關、開站於1914年的東京駅。 IMG_0389 東京駅,是日本近代建築大師辰野金吾的作品。他的建築特色在於多以紅磚搭配灰白色系飾帶,並綴以圓頂與塔樓設計,而被廣稱為「辰野式」風格。 IMG_6333 2010年到訪東京的那次,其實就想來東京駅看看。可能因為當時站體正在整修,且還不是很會旅行的我們在迷宮般的東京車站迷了路,竟找不到那傳說中華麗至極的車站大廳,以及到外面的出口。這回,說什麼也不能錯過了。 IMG_0390 認真研究之後,知道東京駅老建築的一面在正對皇居的丸の内出口側。從上野搭山手線南下,跟著指示往丸の内方向走,總算不再迷路了。出了站,從站前廣場回望東京駅,剛剛提到由紅磚、灰白飾帶、圓頂與塔樓組成的典型辰野式車站建築就這麼矗立在眼前。 IMG_0779 也可以到一旁郵政總局改建的購物中心KITTE樓頂欣賞這棟百年建築之美。 IMG_0781 在那個西風東漸的年代,東京駅帶有十足的歐洲風格。 IMG_0786 雖然日本的帝國主義正要興起,東京駅看起來少有霸氣,而帶著一絲準備到他方遠行的浪漫情懷。 IMG_0410 入夜後,再次回到丸の内側欣賞東京駅的夜景。對我來說,若是能拿掉後人加建的雨遮會好得多。 IMG_0419 十分欣賞東京駅的打光方式,只採用單純的黃光,不像臺灣老愛用喧賓奪主的七彩光雕。 IMG_0424 車站正中,是豪華的東京ステーションホテル。 IMG_0423 過去,台北車站前也曾有過華麗的台北鉄道ホテル,同樣是紅白相間的洋樓建築,可惜毀於二戰美軍空襲。 IMG_0432 兩側對稱的站體建築,南北各有一圓頂。 IMG_0430 回望南側圓頂以及一旁的KITTE。這個東京的門面,比現今混亂的台北版好太多。 IMG_0414 最後,進入圓頂之下的大廳瞧瞧。 IMG_0417
八角形的圓頂,猶如萬花筒一般。 IMG_0434 我喜歡這個被保留下來的歷史角落,讓人遙想百年前鐵道旅行正要開始的那個風華年代。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不期而遇—東京都美術館孟克特展

Labels:

3/27/2019

不期而遇—東京都美術館孟克特展

IMG_0371 2016年夏天,JY與我第一次前往北歐。首選國度,就是以史詩級峽灣地景聞名於世的挪威。為了把時間盡量留給大自然,首都奧斯陸我們只是轉機路過,完全沒進入探索。也因此錯過到挪威表現主義畫家孟克(Edvard Munch)美術館參觀的機會。2018年底,我們為了追維梅爾畫展來到東京。搭山手線抵達上野車站時,注意到站內貼著除了維梅爾特展的宣傳海報外,還有孟克那幅最有名的「吶喊(The Scream)」。這才發現,同樣在上野公園內的東京都美術館,此刻正在舉辦孟克特展,而「吶喊」正是展品之一呢!更棒的是,東京都美術館沒加入年底休館的行列,代表這回的東京追畫之旅還多了孟克特展這個意外的收穫。
 IMG_0372
興高采烈參觀完在上野の森美術館內的維梅爾特展,我們在冬陽下穿過上野公園,來到開館於1926年的東京都美術館。在此舉行的孟克特展不像維梅爾特展有固定入場時段,只好買了票擠在入口前,等待工作人員放行。1863年出生於軍醫之家的孟克,自幼飽受家人早逝之苦。再加上家族有精神疾病的困擾,孟克的作品總是圍繞著病痛與死亡,畫風帶著強烈的負面情緒。所以老實說,他並非我喜愛的畫家。話雖如此,這回在東京都美術館的孟克特展其實比維梅爾特展精彩的多,除了作品件數多之外,還涵蓋多個主題,再加上也有英文語音導覽可以租借,整個畫展看下來帶給我極大的震撼。尤其是親身站在「吶喊(The Scream)」這個畫作前時,可以徹底體會脆弱不安的精神狀態以及來自生活的無盡悲傷,帶給畫家的壓力有多麼沈重。 2 在美術作品中,我非常喜愛線條與用色單純的版畫。而版畫,剛好也是孟克的創作方式之一。這幅「Mystical Shore」,有他常用來表現月光的圖形。 3
在他多件以人物為主題的畫作中,我喜歡這幅表現愛情與浪漫的「The Kiss」。 4 在風景畫中,我最愛的是這幅「New Snow in the Avenue」。雖然是雪景,但畫面用色溫暖,甚至有點插畫的味道。希望孟克在創作這幅畫作時,可以為他飽受折磨的精神帶來暫時的慰藉啊! 1
照例,看完後買了本畫展目錄當紀念(可惜沒有英文版)。雖然不是Hello Kitty與Pikachu迷,見到以它們來kuso「吶喊」的明信片,一定要順便帶走啊!

意猶未盡離開東京都美術館前,發現2019上半年這裡將要舉行奧地利象徵主義畫家Gustav Klimt的特展。東京不遠,畫展又如此精彩,可以常來嗎?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上野公園走一圈

Labels:

3/26/2019

上野公園走一圈

IMG_0368 上野公園除了不忍池外,還有許多博物館/美術館,西北角甚至還有座動物園。可惜在年末全部休息,我們只好散步逛逛這裡的多家寺廟。 IMG_0326 從南往北走,首先是在上野の森美術館旁的清水觀音堂。清水觀音堂為天海大僧於1625年在江戶城的鬼門(東北角)仿京都清水寺風格所建,以守護這座城市。也算位於小丘之上的它,比京都清水寺的規模小多了。 IMG_0341 再往北,來到五条天神社與花園稲荷神社千本鳥居的入口。 IMG_0348 這兩間也很迷你的神社此刻最吸引我們的,是依舊燦爛的楓紅。 IMG_0352 誰想得到在12月底來到東京,竟還有紅葉可賞,真是太太太開心了呀! IMG_0358
五条天神社與花園稲荷神社分別掌管健康與結緣。
 IMG_6138
在這裡,遇見之前在常盤貴子主演的類紀錄片「京都人の密かな愉しみ(京都人的私房雅趣)」中出現的「茅の輪」。由稻草做成的茅の輪,是日本神道教信仰中在六月與十二月進行夏越祓與年越祓時,讓參拜者以特定8字形方向繞行來消災解難之用。這回終於見到實品,當然也要跟著做一遍,來除去一年來的穢氣與晦氣!
 IMG_0360
此刻的稲荷神社沒什麼人,在金黃銀杏相伴下頗為清幽。
 IMG_0365
繼續北行,經過上野大仏(大佛)與パゴダ(寶塔),遇見路旁總是戴著紅帽與紅圍兜的地藏。 IMG_0366 這裡也有棵一樹火紅的楓樹。因為工作關係,很難在楓期探訪日本。而這預料之外的楓紅,反倒成為此行最大的驚喜而令人難忘。 IMG_6163
最後,來到上野東照宮。 IMG_0374 建於1627年江戶時代的東照宮,是為了祭祀幕府將軍德川家康而設立。一統日本的德川家康,展開其家族長達265年的治世。 IMG_0387 滿是石燈籠的參道旁,還可見到旧寛永寺五重塔。 IMG_0380
拝殿前,石燈籠被銅燈籠取代。 IMG_6173 以此展現將軍的威儀。
 IMG_0377
最引人注目的,是拝殿鋪著金箔的唐門。建於1651年的它躲過地震與戰火洗禮,在冬陽下閃閃發亮。

上野公園可說是日本歷史與文化的戶外博物館,加上自然風光,果真值得好好探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不忍池畔的金黃夢境—銀杏

Labels:

3/25/2019

群鳥相伴的不忍池晨間散步

IMG_0273 東京二日快閃行賞鳥筆記的最後一篇,來看看還有哪些漏網之鳥。 IMG_0257
記得2010年來的那次,不忍池有許多Northern Pintail棲息。果然,在美妙晨光中走到池邊,就發現這些老朋友們。 IMG_0087 剛起床的Northern Pintail忙著洗澡,讓我們有機會注意到公鳥的頭羽其實泛著綠光。 IMG_0052 相形之下,母鳥樸素許多。 IMG_0188 對著池水發呆的公鳥,是在思索等一下要去哪裡覓食嗎? IMG_0101 好久沒有這麼靠近鴨鴨們了。所以即使大多是普鳥,每次來東京我們還是會到不忍池畔散步賞鳥。 IMG_0093 在這裡過冬的海鷗,以Black-headed Gull為主。 IMG_0441
只是身穿冬羽的牠們不見黑頭,而只剩醒目的紅嘴和紅腳。 IMG_0015
除了水鳥外,上野公園裡還可見到不少Brown-eared Bulbul。 IMG_0031 不像臺灣看山雀得上山,東京的平地即可與Eastern Great Tit相遇。 IMG_0045 有什麼比在日本見到Japanese White-eye更切題的(雖然在台灣是大普鳥)? IMG_0564
最後,是再次遇見Azure-winged Magpie。這種像是褪了色且體型小一號的Magpie臺灣沒有,我們初次認識牠們是在2012年的香港賞鳥行。

這趟不是專程的賞鳥之旅,兩天的晨間散步賺了一個新種,還跟十多種老朋友敘舊,算是小有收穫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不忍池的光影鴨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