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2017

雨天加碼—Pasir Ris Park

IMG_0670 在樟宜村小販中心吃late lunch時,Mantamola大概是覺得早上被大雨打斷的烏敏島賞鳥行不夠精彩,說餐後再帶我們到另一個鳥點探探。我忍不住問是要去巴西利公園(Pasir Ris Park)嗎?他驚訝地回問怎麼知道?本來想開玩笑回說「我會讀心術」,但還是不要嚇到剛見面的朋友,而老實說好奇的貓出門前是會做功課的。我們現在在新加坡島的東北部,另一個鳥況不錯的點該會是巴西利公園,這會是合理的推測(哈!)。不過實在有點不好意思,讓他犧牲寶貴的時間陪我們一整天。 IMG_0555 搭了車來到巴西利公園,風中傳來陣陣熱門音樂的聲音。原來跟公園以Tampines River相隔的,還有座水上樂園Wild Wild Wet。我們跟著Mantamola先走進鋪著棧道的紅樹林區域。在這樣的濕地裡,很容易見到在沼澤出沒的動物。首先是Singapore Vinegar Crab。 IMG_0559
眼尖的JY,發現一隻我們到目前為止見到的最大隻彈塗魚。而牠的名字,的確就叫Giant mudskipper呢! 1 棧道一路通向Tampines River河邊。正在涼亭裡的女子告知我們晚來一步,剛剛這裡有群水獺上岸嬉戲,還秀影片給我們看。在世界上沒有太多地方可以在城市裡見到水獺,而新加坡卻是其中之一。但新加坡的自然之神似乎不想讓我一次就滿足所有願望,這次就是跟水獺無緣。此刻水面上的活動,只是幾隻Malayan Water Monitor罷了。 IMG_0618 每次見到巨蜥,都有史前怪獸的想像。 IMG_0569 雖然沒與水獺相遇,這兩隻可愛且不太怕人的冠斑犀鳥(Oriental pied-hornbill)倒是稍稍撫慰我「淌血」的心靈。 IMG_0626 一路跟白領翡翠(Collared Kingfisher)擦身而過且被牠不停恥笑的我,終於在這裡見到牠們。
 IMG_0671
在一個微型國家生活,可以明顯感覺到Mantamola對這裡的自然非常熟悉。哪裡會有什麼鳥出沒,幾乎都不會誤判。自問對台灣有這麼熟嗎?我可一點也沒把握。 IMG_0650
在烏敏島,一路聽到原雞(Red Junglefowl)的叫聲,卻老是見不到行蹤飄忽的牠們。 IMG_0689 而在雨後的巴西利公園,牠們不就正在步道上逛大街嗎? IMG_0693 看公原雞的羽衣與神情,還真是華麗跟驕傲呢! IMG_0694 相較之下,母雞樸素許多。如願見到牠們,新種再添一筆! IMG_0708
沿著公園步道行走,遠遠見到幾隻大小砲在一棵樹下。順著視線望過去,是一隻點斑林鴞(Spotted Wood-Owl)。林鴞屬的貓頭鷹往往出沒在婆羅洲附近,但在這座世界第三大島上卻完全沒有分佈。這一點非常有趣,不知有沒有鳥類學家研究呢?話說這天拍鴞人其實不算多,但跟台灣一樣,想以各種聲響讓鳥動一動的顯然舉世皆然,我們只好快速逃離這裡。 IMG_0563
在公園裡,再度見到身型優雅的飛行高手藍喉蜂虎(Blue-throated Bee-eater)。 IMG_0553 IMG_0712 以及不管哪一種,都希望多多益善的Sunbird。這二隻,應該都是黃腹花蜜鳥(Olive-backed Sunbird)。
 IMG_0634
而這一隻正面照的,我認為是黃腹花蜜鳥的亞成鳥。 IMG_0716 最後,以這隻跟太陽鳥一同遊花叢的昆蟲為這個成果豐碩的一天劃下休止符。明天,會是個探索新加坡自然的好天氣嗎?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小販中心的驚喜

Labels:

7/28/2017

歷史的山丘—Fort Canning Hill

IMG_0227 在鏡頭轉回新加坡自然之旅前,很適合以位於downtown這個充滿綠意的山丘Fort Canning Hill當作過渡。行走在高度城市化的新加坡,很難不注意到座城市依舊處處綠樹。Mantamola說,新加坡政府對於每棟建築旁要種多少棵樹都有明確規定,難怪這裡會被世人譽為花園城市。雖然我更偏好自然景觀,帶點人工味的綠色城市絕對比水泥叢林好太多。在新加坡一個星期,我覺得就是這樣的綠意讓她的溫度比台北低個好幾度。讓新加坡downtown的綠更添一筆的,正是這座高度不到一百公尺的小丘Fort Canning Hill。刊頭照片,是它地標之一的Gothic Gate。 IMG_0231 Fort Canning Hill舊稱Bukit Larangan,也就是禁忌山丘之意。在14世紀時,山丘上座落著馬來君王的宮殿。在成為英國殖民地後,它成為英軍堡壘與遠東指揮中心的所在。從downtown的方向走過來,首先會見到一個大草坡Fort Canning Green。草坡上,是Fort Canning Arts Centre。在過去,這棟建築是英軍堡壘的一部份。Fort Canning Arts Centre旁還有位於地下、被暱稱為Battle Box的指揮中心。1942年2月15日英軍對日本投降,就是在這裡決定的。 IMG_0224 這片大草地,過去也是英人墓園的所在。 IMG_0229 沿著草坡旁的紅磚牆往上走,很有思古之幽情。 IMG_0235 草坡一角,有對異國風圓頂閣(Cupolas)。這個週末午後,成了外拍場景。 IMG_7821 IMG_0236 一路往上,來到同樣極具異國情調、為了紀念新加坡第一位律師William Napier早夭嬰孩的James Brooke Napier Memorial。 IMG_7823 這個週日午後,Fort Canning Arts Centre旁正在舉行露天演唱會,樂聲震耳欲聾。 IMG_7829 上網查了一下,Fort Canning是個會舉辦各種露天藝術活動的大公園。 IMG_0244 沿著山腰往新加坡河的方向走去,來到萊佛士當年的家Raffles' House。外觀也許看起來還不錯,可是似乎呈現廢棄狀態。
 IMG_0241
由於Fort Canning Hill雄踞新加坡河與港口北岸,讓它極具戰略地位。在建立燈塔前,這裡立有同樣句信號功能的Fort Canning Flagstaff。 IMG_7837
眼前的Fort Canning Lighthouse,則建於1903年。 IMG_0233 Fort Canning Hill除了歷史的遺跡外,還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樹。 IMG_0246 週末午後坐在大樹下發個白日夢應該很不錯。 IMG_7833 小小走一圈Fort Canning Hill最大的收穫,是這隻Mantamola幫忙辨識的Yellow-shelled Semi-slug。蝸牛見過很多次,無殼蝸牛蛞蝓也不陌生,而這可是我們第一次與只剩一小片殼版的半蛞蝓相遇呢!新加坡,真的是帶給我們太多驚喜了!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在裝飾風藝術中微醺—ATLAS

Labels:

7/27/2017

在裝飾風藝術中微醺—ATLAS

IMG_0160 沒有任何一趟旅行比在地有認識的人更令人難忘的,這回的新加坡之旅除了會會新朋友外,還趁此機會跟密西根幫的老友相聚。CY跟SF是我們大學跟研究所的校友甚至系友,在那冬天長達半年的安亞伯,很愛玩德國Board games的大家常在一起廝殺。畢業後,他倆不約而同在新加坡管理大學(SMU)找到教職,非常有勇氣地繼續在異鄉建立自己的事業。既然來到他們的新地盤,怎能不來個reunion?
 IMG_0361
精心為我們介紹在地特色的CY,約我們在Peranakan Museum旁的餐廳True Blue吃風味獨具的Peranakan風格晚餐。對我非常有信心的她,直接丟餐廳名以及預約時間的訊息給我,知道常在世界旅行的我應該有本事摸上門來(哈!)。是個酒仙的她,事先也說飯後要到Bugis區落成於2002年Parkview Square一樓的ATLAS喝小酒續攤(當然也是先貼連結給我)。還是得誇獎CY對我的瞭解,充滿好奇心的貓絕對會先點進去研究一番。赫然發現,這是棟以自一戰後興起於法國的裝飾風藝術(Art Deco)建成的大樓,除了一樓的ATLAS酒吧外,樓上還是阿酋(United Arab Emirates)以及蒙古的大使館所在呢!所謂的裝飾風藝術,意旨流行於1920年代在建築以及家具充滿奢華與現代感的風格。好在我先看了網頁的照片,知道這樣的酒吧絕對不適合我穿賞鳥服裝進入,所以事先打包了防皺快乾的小洋裝進行李,並提醒JY那天不可穿短褲爬爬走。跟CY見面時她也確認ATLAS是有dress code的。剛從台灣風塵僕僕回到新加坡的SF,因此得先回家換裝呢!後來白天再經過Parkview Square,發現它的外表果然也是金光閃閃。Mantamola還說這棟大樓的擁有者是華人,想要承租不光是有錢即可,還得看八字合不合呢! IMG_7192 晚餐後抵達前身是Divine Wine Bar Society的ATLAS,跟大樓的外表一樣,位於一樓大廳的酒吧也是金碧輝煌,猶如進入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風華年代中。 IMG_0163 說老實話,要不是CY帶領,JY和我這輩子應該不會來到這樣的地方喝酒過夜生活。所以沒在萊佛士酒店喝新加坡司令,我們的新加坡之旅還是有微醺這項經驗! IMG_0164 大廳一角,是引人注目的大酒櫃。CY說,在Divine Wine Bar Society的年代,大酒櫃還有Wine Fairy吊鋼絲取酒的噱頭。
 IMG_0162
看在書蟲眼裡,那大酒櫃要是是書櫃就好了。
 IMG_0165
不太懂酒的我,在CY的推薦下點了由倫敦乾琴酒(London dry gin)、黑刺李琴酒(sloe berry gin)、義大利甜苦艾酒(Italian sweet vermouth)、香檳、鳳梨以及檸檬調製而成的Café Royal Special。小小一杯價格可不便宜,喝起來有股藥草味。

其實喝酒不是重點,而是能夠在離開安亞伯多年後再跟老朋友敘敘舊,度過一個充滿笑聲的夜晚,一直到午夜過後才曲終人散。為這個夜晚再添色彩的,是SF開車送我們回國大宿舍時遇到臨檢。天啊,我在台灣跟美國都沒遇過,第一次被警察臨檢的經驗竟然獻給新加坡!不過喝杯小酒早就是幾個小時前的事了,我們全部都能安全且順利回到各自的家。所以,期待下回再聚囉(能再廝殺幾盤board game最好)!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連大廳都見不到—Raffles Hotel

Labels:

7/26/2017

連大廳都見不到—Raffles Hotel

IMG_0335 當交換學生來到新加坡的那一次,首次注意到萊佛士(Sir Thomas Stamford Raffles)這個名字。他被尊為現代新加坡的奠基者,新加坡許多機構都以他為名,連最好的初級學院(junior college)也不例外。在downtown,更有一家高級歷史飯店—Raffles Hotel享有此名。 IMG_0300 總是早出晚歸的旅行者,當然不會花大錢住這裡啦。不過,去探探這家起始於1887年的殖民式風情飯店是這天downtown歷史漫步不可錯過的一點。 IMG_0298 既然沒機會入住這裡,去傳說中可享用正統英式下午茶的Tiffin Room吃一頓如何,JY問我。我沒好氣地說,你付多少小費給Euphtw旅行團的領隊,還妄想體驗上流社會生活? IMG_7862 所以當傍晚漫步至此時,我們只能先在外牆繞一圈,欣賞Raffles Hotel紅瓦白牆的建築外觀。 IMG_0330 過了馬路來到飯店正門,馬上注意到門口的標示。要去喝傳說中雞尾酒新加坡司令(Singapore Sling)以及紀念品店的遊客請往左走,飯店大廳只供房客以及預約用餐的客人進入。驕傲的呢!探訪過世界許多歷史旅館,還沒遇過非房客旅館大廳不得而入的經驗。Raffles Hotel果然氣焰很高,是走英國貴族路線嗎?隔天JY問我飯店大門在上午才會順光,要去補拍嗎?我回說,這麼snobbish的飯店,不拍也罷! IMG_0326 只好摸摸鼻子,順著拱廊往酒吧的方向前去探探。 IMG_0320
Singapore Sling這個可說是新加坡國飲的調酒,是1915年由飯店內酒吧Long Bar的海南島裔酒保Ngiam Tong Boon所創,主要由琴酒(gin)加上檸檬汁、櫻桃白蘭地(Cherry Brandy)以及蘇打水而成。在Long Bar點Singapore Sling可配花生品嚐,而這花生殼是可隨手往酒吧地上一丟的呢!只要想到這是新加坡唯一可亂丟垃圾的地方,就忍不住會心一笑。 IMG_0307 可惜我們到訪的時候,Long Bar正關閉整修。喝Singapore Sling的地方改在Bar & Billiard Room。
 IMG_0311
這棟建於1896年的建築,擁有美麗的鑄鐵雕花欄杆與彩繪玻璃裝飾。 IMG_0306 Bar & Billiard Room,是新加坡現存於原址的最古老酒吧。 IMG_0304
可惜喝調酒跟打撞球,也非我倆的風格。 IMG_0313 還是到開放參觀的中庭走走, IMG_0315 在充滿南洋殖民式風格的建築間獲得片刻寧靜。 IMG_0314 拋開snobbish不談,Raffles Hotel擁有許多優雅角落。 IMG_0318 下一個目標,當然是去禮品店逛逛。 IMG_0321
以飯店的禮品店來說,Raffles Hotel的算是大的。可惜繞了一圈又一圈,找不到打動我心的紀念品。最後,只帶走這個海報的磁鐵加入我走訪世界各國的磁鐵收藏而已。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當法院變成藝術空間—新加坡國家藝廊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