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14

Democracy is going on

IMG_5761 2014年三月,一個忽冷忽熱忽晴忽雨的月份,JY與我為了兩項議題上了兩回街頭抗議。一是反核,另一是反黑箱服貿。頻率如此之高,只能說這個政府實在無能也失能,才會讓人民得上街頭表達意見。 IMG_5755 330這天,穿上了黑衣搭乘捷運往距離抗議地點最近的台大醫院站前進。比起之前參加過的街頭運動,很明顯感覺這次的不一樣。人,真的好多。週日的捷運,竟跟週間上班尖峰時間一樣擠。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literally)。另一個不同,是這回出門抗議的人年齡層偏低。黑衣上頭的臉蛋,稚氣未脫。是什麼樣的大事,讓這群平常老師們聚在一起討論時,總會因他們「缺乏動力」與「程度差」而不斷搖頭嘆息的學生,暫時脫離掛在電腦前的生活上街,耐人尋味。也許有人說,他們是被特定政黨煽動的,那些學生領袖有政黨色彩,或是誤以為反黑箱服貿是一種時尚。如果真是如此,身為老師的我會大笑三聲,要是現在學生這麼好騙就好了!如果這麼容易被煽動,還會被我們罵「缺乏動力」與「程度差」嗎?至於那個反對黨,則已經失蹤好久囉!2008年後的哪一項社會議題有聽到他們的論述?反國光石化、反美麗灣、反媒體壟斷、反核四、大埔案、關場工人案……一直到現在的反服貿,要登報協尋的除了馬卡茸外,反對黨也是其中之一啊!近年來在第一線提出問題與當權者抗衡的,不是遙遙落後的反對黨,而是公民團體和學生們。況且政治乃管理眾人之事,生活在人類社會裡,就不可能沒有政治。這些擁有批判頭腦的學生,如果曾與反對黨走得近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大家反對的都是政府的無理無良政策。如果他們曾是國民黨青年軍,才是大新聞吧!難道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先設條件,是必須「純潔」如白紙嗎?在人類的社會裡,每個人都身兼多重身份。我可以是大學老師,也是人家的女兒和妻子,甚至也可能加入任何政黨和團體。但這些身份,都與我是否對任何社會議題有何看法無關。只要我是一個國家的公民,自然有權表達意見。所以我對日前看到許多人氣旅遊部落格主在Facebook上轉貼太陽花學運訊息,卻被粉絲嗆聲一事感到不解(蔚藍手札沒什麼人看,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人家寫部落格又不收錢,也沒強迫你來看,憑什麼在那邊沒禮貌人家什麼可以寫,什麼不能轉貼的呢?而在立法院內外的那些學生,不也是公民的一員嗎?

想想學生們為何要發聲?如果我是他們,真的會很擔心啊!當自己還是大學生與研究生的年代,國科會(今科技部)授予學生兼任研究助理的津貼是每個月六千塊,碩士級專任助理則是三萬多。十多年過去,台灣與世界的物價不知漲了多少,在我開始當菜鳥老師的時候(以及一直到現在),上述的金額卻沒有改變,甚至一度被政府降至22K。而政府的作為不是檢討薪資結構和往財團傾斜的政策,而是告訴年輕人可以去國外打工度假和去中國工作,或是恐嚇人民不簽服貿就會薪資更低!何況,救經濟只有對中國開放一途嗎?我們存在的星球叫地球,不是中國。多樣性,才是生存之道啊!幾度惡性循環下來,難怪會產生對未來沒有夢,只講求實際,一旦學業出現問題就跟老師說他要去考公職的學生。但太陽花世代的出現,嚴正地告訴大人們他們並不全是如此,他們擁有能獨立判斷的頭腦,以及起而行的決心。這些關心自己國家前途和社會公平正義學生的出現,讓我對台灣的未來產生一絲絲的希望。 IMG_5748
感謝太陽花學運的出現,讓台灣這個年輕的民主國家有機會檢視何謂真正的自由與民主。當一些不明所以的民眾只會指控學生違法時,請記得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曾說「Never forget that everything Adolf Hitler did in Germany was legal」。當政府以不簽就會低薪來恐嚇人民時,也別忘了南非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曾說過「May your choices reflect your hopes, not your fears」。有些人說,學生佔領國會就是不民主的表現。在我看來,一個政府以暴力手段驅離抗議民眾(還事後否認),將大批沒傷員警送去大醫院驗傷而癱瘓急診室,被以拒馬圍起代表自由民主的228紀念碑,那台灣果真還很不民主啊! IMG_5768 有人說,反服貿骨子裡是反中。其實這並非嚴重脫離事實。因為你與一個國家進行貿易談判,但對方卻宣稱你是它的一省,它從不放棄以武力脅迫台灣,沿海有上千顆飛彈對著你,當中國的本質沒有改變前,你跟它進行任何談判能掉以輕心嗎?而我國政府對於國家安全的論述和政策又是什麼呢?每回想到這裡,對台灣竟然不齊心抵抗這樣的惡勢力就感不解。想一想,也許是因為民族主義作祟的結果。當年最反共的那群人,現在卻最親共,應該是不像他們父執輩曾直接遭受中共毒手,又覺得他們是同一民族所致。當一切訴諸民族主義時,就缺乏理性和邏輯來看待任何事了。不過,我不得不佩服太陽花學運的學生腦筋十分清楚。即使問題的根源在中國(以及馬卡茸),他們的訴求卻十分明確不模糊焦點。

一、退回服貿,先立法再審查
二、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專法
三、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四、請朝野立委響應民間訴求,承諾完成專法三讀

就像我一直在教學生的,What are the specific aims (for this research)?問的問題或訴求必須具體且確實。一個攸關台灣人民前途的法案,又是跟想併吞你的國家簽的,當然要有全民監督機制。在沒有這項機制前,任何與中國有關的協議都不該任意通過。優秀的學生們,沒有因為政府跳針式的回應就改變訴求,也沒有隨情緒起舞將口號改變成「馬英九下台」。這一點,非常值得讚揚。想「反反服貿」的人,還是多學著點吧!如果是「支持服貿」,那就提出證據(真的證據喔,不是統計沒學好的那種)來辯論。什麼「讓警察回家」和「心疼稅金」,根本就搞錯重點了。這兩點,跟「反服貿」一點也不衝突。調來大批警力的是政府,不好好立法浪費你稅金的也是執政黨。從這個觀點來看,你們該跟學生同一陣線呢!


Democracy at 4am,讓人民體會政府暴力的可怕。Democracy at 4pm,則讓政府見識台灣公民的力量。從島嶼天光這首歌,讓我們知道Democracy is going on。

生活隨想上一篇“傅鐘前的民主課(與台灣馬卡茸)

Labels:

3/27/2014

傅鐘前的民主課(與台灣馬卡茸)

IMG_5720
昨天下午應邀回母系演講(講的當然不是服貿爭議,而是我的研究),因為到的早,特地到椰林大道走走,看看這個一向以自由學風著稱的學校是否有因應時事的相關活動。果然,走到傅鐘前,就聽到歷史系的學生正在宣傳之後要開始的演講,該系老師要為大家講解台灣街頭民主運動的歷史。三月底的豔陽天,站在椰林大道上馬上就揮汗如雨,但學生越聚越多,顯然都不想在這件事上缺席。先不論贊不贊成學生以罷課為手段與政府抗爭,這次的事件倒是提供了一個大學學風與校長高度的觀察指標。想起台大前校長傅斯年在台灣白色恐怖起點「四六事件」中,為了保護學生曾對政府說「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的魄力,對照現在有的學校奮勇向前仗義執言,有的則發表不痛不癢的聲明,還有的是當個乖寶寶一聲不吭,就不禁感慨萬千。可惜的是,我自己的演講在半小時後也要舉行,只好在心中暗唸著「我與你們同在」往系館方向走去。 IMG_5727 雖然此次學運的爭端是服貿,不該分散焦點到其他不相干的事情上,但每天出現的匪夷所思插曲,還真的為這苦悶的日子帶來一點笑點。且容我在此記錄昨天演講後coffee hour座談會學生所準備的茶點吧!不知為何,此次學運有鹿茸、香蕉和太陽餅來莫名其妙搏版面。為了諷刺時事,學生很有創意地準備了「台灣馬卡茸」來招待大家。所謂「台灣馬卡茸」,是上面搭配香蕉切片的台灣形狀太陽餅。學生還花心思擺盤,將「台灣馬卡茸」們又排成台灣形狀,而且沒忘了太平洋上的兩座小島綠島和蘭嶼,真是讓學姊我看得心花怒放!偷偷告訴你,本來容易口感偏乾的太陽餅在搭配了香蕉後,真是滋味誘人啊,建議將之申請專利和產學合作計畫,成為台灣新伴手禮!那些無心無腦的政客們,乾脆不要做事,每天吐些驚人之語,有才的台灣人們就會將之創意商品化,不用服貿也能讓經濟日漸復甦,大家發大財啊!

生活隨想上一篇“鹿茸、香蕉、太陽餅

Labels:

3/26/2014

鹿茸、香蕉、太陽餅

IMG_0120
DSCN9127 DSCN7587 生活隨想上一篇“我無法小確幸,也無從理性

Labels:

3/25/2014

我無法小確幸,也無從理性

這夜,焦慮地看著Facebook上的即時訊息(電視的就省省吧,有一半報導是正確的就偷笑了),擔心高舉法律大旗的流血鎮壓一觸即發,而輾轉難眠。

隔天一早,最不想看到的事果然發生。一個在軍人當政時代沒有上演的畫面,反倒是在曾任大學政治系教授的行政院長一聲令下,年輕學生被冠上暴民的稱號,台北街頭「依法」流血了。一直到現在,把自己躲在軍警保護下的總統府依舊四周封街,竟跟高中三年裡的記憶一模一樣。但我們並沒有回到過去,只是那個黨的本質從未改變罷了。

理智告訴我,不該以二元論看世界,將人類社會的複雜化約成正義和邪惡的兩方。但我的情緒提醒著我,哪個有良知的人會相信這個黨說的鬼話、與之為伍呢?如果你真心相信自己的訓練,也決心捍衛它,認為擔當大任可以讓國家更好而進入體制內,當高層要你欺騙與傷害學生時,你是該說不而辭職,還是跟著一意孤行?

人類是趨吉避凶的動物,如果真有大小確幸,如果不是被壓迫了,誰要流血流汗?一隻被電過一次的老鼠,都能馬上學會不要再重回被電過的地方,一個以開空頭支票為常態的政府,人民還該相信它的任何政策嗎?代議制度只是當今民主國家仰賴的不完美規則而已,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本有權決定國家的走向。當國家走向獨裁,議員又怠忽職守,身為主人的我們就該發聲。

為了顯現自己的正當性,被要求保持理性,不得染上政黨色彩,要無條件相信政府說的一切(這跟理性不是衝突了嗎?),要有禮貌和秩序,要愛護國旗,要關懷前來準備鎮壓你的警察,與政府談判不得預設立場,不得浪費納稅人的錢……學生努力去達到要求,而國家又是以什麼樣的姿態回應呢?看這個政府對待黑道的方式,反而是英雄式的歡迎,到底是誰是非不分呢?

反觀政府,到底盡到多少責任提出真實的證據說服人民政策是有利的?不負責任空中樓閣的喊價,說簽了後薪水會從22K變52K,證據在哪?何況這是政府要年輕人遠離家園,到中國工作!面對反對意見時,是再努力以證據說話,還是直接對專業人士貼標籤,說他們「誤國」?跟一個用飛彈對著你的國家談判(政府還鬼打牆說跟對方是同一國,那簽什麼協議啊?),怎能不讓人疑慮?當學生以反掛國旗表達心聲,卻被總統說成不尊重國旗而感到痛心,那是誰在中國欽差大人和運動隊伍來台灣時不准人民亮國旗的?當中國政府提出「以一個中國為前題」才能談判時,為何又不見政府抗議跳腳「不得預設立場」呢?該為人民把關議案的議員,每個月賺的薪水可比你我多多了,當他們不對法案做實質審查,浪費議會水電又破壞公物時,怎麼不被罵說「浪費納稅人的錢」呢?昨是今非和兩套標準的政客,最讓人無法忍受。

我真的不想說這個政黨本質邪惡,但六十年過去了,實在看不出有無撼動它的可能。大埔阿嬤和張藥房地毀人亡,縣太爺卻依舊逍遙;洪仲丘當兵枉死,加害人判半年還可易科罰金;人民不要核電和核廢,明年管你的核四就是要放燃料棒……在這樣的氣氛下,我無法小確幸,也無從理性啊!

PS. 我真的很想研究在台中國人、其後代,和為數更多的台灣人心理。

生活隨想上一篇“

Labels:

3/24/2014

Black 生活隨想上一篇“反黑箱,反服貿

Labels:

3/23/2014

反黑箱,反服貿

IMG_0096 生活隨想上一篇“3。11

Labels:

3/14/2014

金字碑古道初探

IMG_0034 景色壯麗的九份山區,除了礦區人文引人入勝外,還有多條歷史悠久的古道值得探訪,金字碑古道正是其中之一。

在清治時期,為了方便移民往來和軍事考量,於1807年(嘉慶12年)在淡水與噶瑪蘭(今宜蘭)間開闢了淡蘭道。在歷經政權更迭和其他交通建設發展後,橫越北台灣山林的淡蘭道逐漸淡出歷史舞台,只剩下少數幾段保存下來,供人前往探查。其中最有名的,是每年秋天吸引人們前往欣賞芒草的草嶺古道,以及從猴硐翻越三貂嶺山頭的金字碑古道。
 IMG_0031
金字碑古道的西口在猴硐國小附近,一路之字形上爬通往東邊位於稜線附近的102縣道。我對這條途中有兩塊古石碑的古道嚮往已久,探訪102縣道的這天特別留意尋找它的東口,想要偷懶從上往下走一段,來個偽考古之旅。102縣道過了不厭亭後開始下坡,不遠後即注意到路的右手邊有個步道口,牌子正是寫著「金字碑古道」。停了車沿著修整得過分新穎的步道往上爬一段,來到一個展望不算好的啞口。這裡,有個全台灣郊山常見,不合時宜又不美的中國式涼亭。但這裡的重點可不是這座莫名其妙的涼亭,而是亭子前設於1851年(咸豐元年)的「奉憲示禁碑」和一旁的旗杆台遺跡。這座石碑,在這座多雨的山頭已經屹立上百年,上面的字跡已難辨識,不過大意是禁止人民隨便砍伐山林(多麼先進的環保意識啊!)。 IMG_0037 石碑的對面,還有一座小土地公廟。很神秘的是,裡面供奉的不是常見的土地公模樣,而是一塊畫著類似迷宮圖樣的石碑。真好奇它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IMG_0036
過了啞口後,古道一路下行。這段古道,顯然少有人行走,頗具古意的石階長滿了滑溜的青苔。這天不是專程來爬山的,所以沒帶登山杖。為了探訪金字碑,兩人危危顫顫地往下走。 IMG_0035
不斷下行,穿過了清幽的竹林後,終於抵達金字碑所在處。在1867年(同治六年)時,清朝台灣鎮總兵劉明燈行經淡蘭道前往宜蘭巡視。途經金字碑古道段時,有感而發題了一首七言絕句:

雙旌遙向淡蘭來,此日登臨眼界開。 
大小雞籠明積雪,高低雉堞挾奔雷。 
寒雲十里連稠隴,夾道千章蔭古槐。 
海上鯨鯢今息浪,勤修武備拔良才。

這首詩,就刻在古道旁的石壁上。高240、寬143公分的石碑不僅四周綴有飾紋,詩句還鑲上金箔。因為如此,這段淡蘭古道才被後人稱為金字碑古道。

在這渺無人跡的山林裡,偶見這座篆體石碑,著實讓人發思古之幽情。而不管是金字碑還是猴硐神社,都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身為台灣人都該誠實面對,而非選擇性的接受或遺忘。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寂寞公路之旅—瑞雙/猴牡公路"

Labels:

3/13/2014

猴牡公路上的貓

IMG_0058 平溪支線上的猴硐,近幾年從沒落的礦村搖身一變成為熱鬧的貓村,甚至還被CNN點名為全球六個賞貓景點之一。這天,我們還沒進入貓村猴硐,在外圍猴硐神社附近的猴牡公路上,就開始發現貓兒的蹤影。
 IMG_0051
探訪猴硐神社的時候,JY發現遠方階梯上有隻動物,問我那是貓嗎?拿起長鏡頭當望遠鏡一看,果然是隻貓哩! IMG_0064 而且,還是隻結紮過的公貓(刊頭照片,左耳有缺角標記)。牠老大一隻坐在石階上,在我們探訪猴硐神社的期間一直在認真洗澡。 IMG_0074 是隻非常關心儀容的威武貓兒,完全不在乎我們靠近觀察。 IMG_0043 附近民家鋪了瀝青的屋頂上,也躺著兩隻睡覺中的貓。第一次經過的時候,右邊那隻玳瑁色的姿勢讓人不禁擔心牠還活著嗎?回程的時候,牠轉了身,讓我們確認牠只是睡得太陶醉而已。
 IMG_0084
另一隻是站在公路旁桂花下的乳牛貓。看到牠,讓我想到在我家巷子出現的阿爽。這一陣子只要天晴,阿爽都會睡在鄰居的桂花樹下。所以是貓愛桂花香嗎? IMG_0091 這裡真的處處有貓影,抬起頭,又發現另一隻在屋頂作白日夢的貓。

還沒進貓村,貓咪指數已達五,那久違的猴硐又是怎樣的盛況呢?

旅途上的貓上一篇“淡水有貓

Labels:

3/12/2014

寂寞公路之旅—瑞雙/猴牡公路

IMG_0014 每次打開Google map,總會好奇那些連接兩座山村的公路會有什麼好風景。在北台灣,我開過福隆到十分之間的二丙公路,石碇到瑞芳間的106縣道,以及礁溪和新店間的台九線。這些穿梭在低海拔山林、溪流與原野間的道路景色優美。一直很嚮往九份到雙溪間有大山氣息的102縣道,那就化想像為實際行動來段公路之旅吧! IMG_0007 228連假,根據氣象報告中間那天的天氣最晴朗,所以決定選這天出門探訪可看山望海的102縣道。為了避免國道一號塞車,早早就出門,轉62快速道路往瑞芳。但台灣的氣象報告通常不準,這天也不例外。沒有說好的藍天白雲而天氣陰霾,悔恨已太遲,還是繼續前行吧!沿著102縣道往九份方向前進,清早的九份店家未開門,當然也沒有擁擠的遊客,相當清幽。過了九份不遠,來到三叉路口。背後那條往剛剛經過的九份,左邊往金瓜石,右邊則繼續上爬通往牡丹和雙溪。取道右行,接下來這段是102縣道的精華路段。山路蜿蜒上行,往稜線攀升。停車遠眺,左邊是基隆山,右邊是無耳茶壺山,中間則是金瓜石山城。 IMG_0105 此地的山海拔雖不高,卻極具大山架勢,讓人讚賞不已(這是上回去爬燦光寮山時拍的)。 IMG_0012 從這個角度望過去,之前爬過的無耳茶壺山和半平山一起入鏡來。 IMG_0009 轉個彎,又能俯瞰東北角海岸。帥氣的八斗子和深澳岬角,以及霧中的基隆嶼都在腳下。 IMG_0016
一路上行,逐漸上到稜線區。公路的最高點,有個叫做「不厭亭」的亭子,是停車賞景的好地方,我就是為了看此畫面而來。 IMG_0022 雖沒有藍天白雲,朦朧的畫面卻很具神秘感。 IMG_0030 此刻的我們,位居群山之中。 IMG_0023 西邊的腳下,是貓村猴硐。 IMG_0038 過了不厭亭後,一路下滑到山村牡丹。牡丹,是北迴鐵路過了三貂嶺和長長山洞後所遇到的第一站。每次坐火車經過這裡,總是想像這個有著美麗名字的山村會是什麼模樣。我們將車開進牡丹,穿過一部車寬的街道,尋訪火車站的所在。牡丹,與其他這裡的小山村一般寂靜。村中有清澈的牡丹溪穿過。漫步其中,深怕打擾了居民的生活。 IMG_0039 現在的牡丹站,是無人看守車站。特色,在於月台呈現弧形,是看火車的好地方。 IMG_0049
離開牡丹後,我們改走北37鄉道,也就是猴牡公路北返,這樣就能來段O型之旅。這條公路雖沒102縣道大器,但別有一番恬靜的氣氛。三月天,沿途盡是盛開的杜鵑花。快到猴硐前,還可順便探訪猴硐神社。建於昭和年間的猴硐神社,現只剩鳥居而已。走在杜鵑夾道的參拜道上,猶如穿越時光隧道,也許抵達頂端的時候已非當今世界了呢! IMG_0054 最近,也是通泉草盛開的季節。可愛的小花沿著參拜道綻放。 IMG_0078 北37鄉道過了猴硐後,即接回早上走過的102縣道。這一圈O型路線,有壯麗的山水、也有礦區人文景觀,很適合走走玩玩一日遊。

回到家後,屬於標準地圖狂的我又上Google map把這天走過的路看了一遍。現在的瑞雙/猴牡公路已不再陌生。每次在叉路口,總會好奇道路通往何處而想一探的我,下回要踏查哪條山中道路呢?石碇與坪林間的106乙縣道加北47鄉道的O型路線,似乎是不錯的選擇。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永康街散步地圖"

Labels:

3/11/2014

3。11

IMG_5556 今天是福島核災三週年的日子,災民依舊流離失所。他們的苦痛,引發全球對核能發電的再思考,也加強了我反核的決心。所以,上週六JY與我再度走上街頭參與反核遊行。雖不知此舉對台灣政府有無影響力,至少我必須為自己以及台灣的未來發聲。

只要待過台灣的公家單位,就應知道何謂「招標」,也就是單價超過十萬元的器材必須公開招標,而且大多是最低價標。當初的立意,是避免官商勾結和浪費公帑。但最低價標的後果,是買進的東西品質堪慮。放眼我的實驗桌,就是這樣得來的爛東西。再把這樣的運作模式放大的一座核電廠,你覺得運轉起來不會有危險嗎?更何況,台灣位處地震帶,多座核電廠都建於斷層之上。先天不良又後天失調,再加上台灣人普遍有「隨便做做就好了」的工作心態,又賭性堅強,我可是一點也不會相信「蓮花座」這種屁話。

套句JY同事的話,台灣有些人是「黨國教育的極品」,不僅政府說什麼他都信,還會強力為政府辯護,認為核電廠絕對安全,發生事故的時候會「斷然處置」,並往南疏散北部居民。但想想剛過的228假期和之前的春節台灣高速公路發生什麼事,那就是大塞車啊!這些假期,開車上國道的只有返鄉和出遊人潮,而非全部北部居民。當全部人民為了躲核災開始往南逃難,就算有十條高速公路都不夠用吧!那些「黨國教育的極品」,應該自問是否夠份量可以直接上直升機逃難吧!就算真的逃到南部去,你原來的生活和工作怎麼辦?還是說,這個政府很想念當初逃難的滋味,想讓我們或下一代再嘗一次?別忘了,許多政府官員(包括總統和核電廠長)的小孩都不在台灣,你覺得理由是什麼呢?

就算真的對台電有百分百的信心,但是否想過核廢料的處理方式呢?不管是哪一國,當前並無快速處理核廢料的方法,唯一的手段只有將之與人類隔離。這些依舊帶有不同程度放射線的廢料,在面積有限的台灣島上要置於何處?你家?還是我家呢?

如果不想被說是「黨國教育的極品」,那請思考核能是台灣發電唯一的選項嗎?沒有核電廠,台灣真的會缺電嗎?台灣產出的電力,是否都有效的利用了呢?還是浪費在老舊的管線之中了呢?只有力行節能,才有資格談反核嗎?這兩件事,真的是互斥,而沒有並行的可能嗎?真正用電量大的,是尋常人家還是工廠呢?執意要蓋核電廠,背後真正的理由到底是什麼?是有人可以從中獲利,還是台灣沒核電真的不行?

如果你不想承擔因為別人愚蠢又自私的決定而導致家園失去,請一起來反核。

生活隨想上一篇“Adiós, abuelo

Labels:

3/10/2014

冬末宜蘭賞鳥

IMG_0219 難得2.0林老師一家北上,除了烏來外,我們還一同赴宜蘭賞鳥。 IMG_0018 與他們約在宜蘭交流道會合,先去火車站前填飽肚子再出發賞鳥。第一站,是新南。我們先上河堤掃瞄蘭陽溪口鳥況,但鳥兒都離我們好遠,決定還是巡水田去吧!果然,這天的新南水田裡出現了不少田鷸。 IMG_0030 總覺得這種身穿金裳有著長嘴的鳥兒很美。 IMG_0025 年年在新南都會見到大批另一種著金衣的水鳥—金斑鴴。 IMG_0044 有著烏溜溜大眼睛的牠,可愛極了。 IMG_0062 午後,全都縮著脖子睡覺。
 IMG_0038
自從大園鳥掉了之後,想看小辮鴴就得來新南。二月天,新南的小辮鴴不像十二月時聚集。好在這天讓我們見到了一隻,沒有漏氣。
 IMG_0070
這天的新南,還有青足鷸。 IMG_0076 以及零星的小水鴨。 IMG_0090 新南離蘭陽溪口北岸很近,順道繞過去看看卷羽鵜鶘還在不在。牠也很夠義氣,在河口中的沙洲睡覺,用肉眼即可發現。正感嘆牠蒙著頭睡沒能見到牠的大嘴,就如聽得懂我們的話一般醒了過來。 IMG_0094 伸伸懶腰洗洗澡,看來整個冬季牠都在蘭陽溪口一帶度過。 IMG_0131 蘭陽溪口也是冬候鳥魚鷹的獵場。 IMG_0141
只見牠俯衝入水,瞬間捉起一尾大魚。 IMG_0143 用單腳奮力把魚抓牢,飛到河中沙洲享用午餐。 IMG_0161 接下來往北走,到下一個鳥點塭底。二月的塭底鳥況也沒有過年前好,只見到幾群琵嘴鴨而已。 IMG_0178 小水鴨的數量也少多了。 IMG_0181 在蔡老師的帶領下,穿過塭底來到它與191線道交會處。這裡,很容易見到黑面琵鷺。牠們就在路旁溝渠活動,距離非常近。 IMG_0198 咦,最右邊那隻怎麼變成大白鷺了? IMG_0207 又多了一隻來插花的小白鷺。
 IMG_0225
在宜蘭,我最愛大群白鷺聚集的畫面,非常夢幻。 IMG_0257 繞完塭底,下一站是釣鱉池。天色已晚,沒有繞行釣鱉池全境。這天的釣鱉池,我們遇見了大量的高蹺鴴、澤鳧、白冠雞,和一隻行蹤隱密的栗小鷺。 IMG_0288
最後,趁著微光繞行下埔。二月,此地的看板鳥非紫鷺莫屬。 IMG_0333 我們在濕地中的樹上見到十來隻。 IMG_0373 拿出單筒觀察,發現牠們已在築巢。更令人驚喜的是,在我們眼前上演交配行為。 IMG_0377 賞鳥季已近尾聲,每年總要走過這一遭,確定好朋友依舊安好才放心。接下來,有沒有機會堵到幾隻春過境鳥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雨中賞鳥 @ 烏來—福山村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