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11

稻田中的小精靈—灰頭黑臉鵐

IMG_0009
趁著天氣終於有春天的樣子,來點鳥語花香的照片。
IMG_0071
春節假期第一次走訪貴子坑大排旁的農田。沒有放水的稻田裡,看來是不太有可能與水鳥打照面,卻發現了身型與麻雀差不多,卻長得不太一樣的鳥在草叢間跳躍。
IMG_0054
像是戴著灰色頭套的變裝麻雀,是台灣普遍的冬候鳥灰頭黑臉鵐,又是第一回見到的新種哩!
IMG_0038
相較之下,母鳥更像麻雀了。
IMG_0003
沒有了灰色頭套,多了白色的眉斑和頰線。
IMG_0016
牠們,在長著大花咸豐草的休耕稻田裡度冬。
IMG_0248
此刻,已經被日漸增長的日照呼喚北返。希望留給不隨季節遷徙我們的,是溫暖的春陽。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與燕鷗相遇於蘭陽

Labels:

3/30/2011

龍貓在台灣的家—安平樹屋

IMG_0649
在美國的孩子往往都夢想擁有一棟樹屋,當作父母止步的秘密基地,還能與玩伴玩起俠盜羅賓漢的遊戲。在地廣人稀的國家,只要家裡有院子,院子裡有大樹,這樣的夢想不難實現。這樣的經驗,不在大多數台灣人的童年記憶裡。卻沒想到,我們的樹屋初體驗竟然是在府城台南。
IMG_0616
台南真的是個適合週末小旅行的地方,要賞鳥有黑面琵鷺,要美食有棺材板,想來趟歷史之旅更是古蹟處處。所以,當鳥況不順、天氣不佳時,自然之旅馬上可以機動調整成文化之旅。這回,我們府城古蹟之旅的起點是安平,主要目標是安平樹屋。
IMG_0645
這個景點,是我們回國後才發現的。位於英商德記洋行旁的安平樹屋,原為洋行的倉庫。興建日期已不可考,根據建材研判,最早可能建於十九世紀末。在日治時代,則成為大日本鹽業株式會社的倉庫,之後繼續成為台鹽的倉庫。閒置頹圮大半個世紀後,倉庫被榕樹寄生,而成為現今樹屋奇觀。
IMG_0646
跟台南其他古蹟一樣,這裡得買門票才得其門而入。一路參觀下來,累積的門票金額頗為可觀。不知市政府是否考慮發行古蹟卡,不僅少了排隊買票的時間,還能鼓勵大家多參觀幾座古蹟呢?
IMG_0656
佔地不算特別大的安平樹屋,屋裡屋外全被榕樹盤據。從刊頭照片可以見到樹屋外觀,像不像龍貓在森林裡的家?會不會一轉身,就會遇見在樹屋裡呼呼大睡的龍貓?
IMG_0627
拾鐵梯而上,可以從屋頂俯瞰樹屋。
IMG_0629
衝破屋頂的大樹,讓人見識到自然的力量。
IMG_0641
大樹茂密的枝葉,像是要取代屋頂一般。
IMG_0622
進到屋內,整面牆都被榕樹的枝幹和氣生根所盤據。
IMG_0650
漫步其中,頗有跟印第安那瓊斯一同探險的趣味。
IMG_0652
恍如來到吳哥窟那般被叢林吞噬的世界。
IMG_0625
樹屋的氛圍,讓人湧現不少寫奇幻小說的靈感呢!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等待春天

Labels:

3/29/2011

與燕鷗相遇於蘭陽

IMG_0234
這個賞鳥季收穫豐碩,在鷗科方面,除了在七股見到了裏海燕鷗外,也在蘭陽平原遇到了黑腹燕鷗和白翅黑燕鷗。
IMG_0232
上次趁著連假到宜蘭下埔濕地賞鳥,在夜幕低垂準備打道回府之際,發現一小群身型像燕鷗的鳥。光線不足再加上鳥群躁動,只好拍下記錄照回家後對照鳥書。比對之下,應該主要是依舊身穿冬羽的黑腹燕鷗。另外,很有可能還有眼斜後方多了黑斑的白翅黑燕鷗混在裡面。
IMG_0233
牠們只有裏海燕鷗的一半大(25公分),屬於普遍的過境鳥。
IMG_0225
不特別找鳥時與新種相遇,為了與特定鳥種相見出門找鳥卻無果,這其中的禪機還真是賞鳥生活的另一種體驗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魚塭過客—裏海燕鷗

Labels:

3/28/2011

等待春天

DSCN7366
其實,這不是我們的第一把乾燥花束。

在還沒搬到西雅圖之前,曾在2004年九月前往度假。當年,我們在探索完雷尼爾山和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後,來到西雅圖的派克市場。當時節進入秋冬,市場裡花攤架上新鮮切花的供應日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由麥桿菊、圓仔花和星辰花紮成的乾燥花束。第一眼見到這樣的花束,心就融化了。也不管帶著一束花搭飛機回安亞伯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旅伴和我一人買了一束,打定主意在接下來的嚴冬裡,要在自家享有那花束帶來的一室繽紛。
DSCN7365
一直很想念那把花束。過年前在內湖花市發現了全台北最大的切花市場,在這裡我們找到了製作乾燥花束所需的花材。圓仔花大概還不對時,去了花市兩趟總算把麥桿菊、星辰花和山防風買齊,再加上紮花束所需的小道具,就可以與想念的花束重逢。其中,星辰花只要倒吊乾燥即可使用。山防風的葉子有刺會扎手,得花功夫去除。麥桿菊比較麻煩,草本的莖乾燥後還是太軟,得先用30號的細鐵絲穿過花心,再綁在18號的綠色鐵絲上固定,才能紮進花束裡。

週末天冷雨不停,讓人懷疑台北的春天是否會到來。就以這把乾燥花束來等待春天吧!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寧‧靜‧宜‧蘭

Labels:

3/24/2011

寧‧靜‧宜‧蘭

IMG_0056
某個冬春之際的清晨,於宜蘭下埔濕地。
IMG_0296
從竹安溪口望向龜山島。哪天,可以乘風出海,上龜山島探探?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春耕

Labels:

3/23/2011

魚塭過客—裏海燕鷗

IMG_0282
一月底南下賞鳥之旅,我們選擇住在七股魚塭中央的民宿。沒有親身體驗,不知冬季南台灣潟湖區裡的風是如此強勁。度過小屋被風吹得產生各種聲響的一夜,天才微明我們就起床,打算繼續尋黑面琵鷺去。
IMG_0305
離民宿沒一百公尺,就見到一群數量眾多的鳥飛來。
IMG_0292
拿出望遠鏡一看,是新種—裏海燕鷗耶!
IMG_0323
黑頭、紅嘴、白身、黑腳的牠,翼長達138公分,可是稀有的過境鳥。
IMG_0357
這個時間探訪魚塭的裏海燕鷗沒有別的目的,來吃早餐啦!
IMG_0362
瞄準好目標就俯衝入水,
IMG_0299
出水的時候嘴裡都叼著魚,
IMG_0311
少有失手(嘴)的時候。
IMG_0330
真是身型優雅又身手矯健的海盜啊!
IMG_0337
我們在魚塭旁看得大呼過癮,但養殖漁民可是心在淌血吧!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春神來了鳥知道

Labels:

3/22/2011

春神來了鳥知道

IMG_0021
時節過了春分。雖然春寒料峭,但增長的日光讓鳥兒們開始大唱情歌。最近的休閒活動,依舊是騎腳踏車往關渡去,運動兼賞鳥。沒見到傳說中的短耳鴞,倒是遇上一隻在野地裡引吭高歌的灰頭鷦鶯。美妙的歌聲提醒我們,春天真的來了!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晴空下的黑面琵鷺

Labels:

3/18/2011

春耕

IMG_0064
三月天,北台灣的秧苗也已種下。
IMG_0065
關渡平原,該是最接近台北市區的農耕區。
IMG_0203
相對於陰霾的北部,台中高美濕地陽光下的新秧苗顯得充滿生機。
IMG_0206
那綠,似乎發散著螢光。
IMG_0208
不知海風吹拂下的稻作,是否多了一股鹹味?
IMG_0212
小小的秧苗,不僅承負著農人的期待,也為世人帶來希望。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高美濕地

Labels:

3/17/2011

高美濕地

IMG_0185
三月天,第一次來到高美濕地。
DSCN7326
此時,候鳥大概已經高飛。只剩下絡繹不絕的人們,繼續踏在這片長著稀有濕地植物雲林莞草的沙灘上。

如果雲林莞草是瀕危的植物,這裡怎麼全然沒有保護措施呢?不解。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垃圾堆中的美感—天元宮賞櫻

Labels:

3/16/2011

垃圾堆中的美感—天元宮賞櫻

IMG_0060
早在西雅圖時代,就久聞北台灣賞櫻勝地—淡水天元宮的大名。今年,老友小紅帽邀約在週間清晨上天元宮賞花去。為了趕赴這花之盛宴,五點起床,六點在關渡接了小紅帽,趕在上班車潮和賞花人潮出動前,來到了在大屯山麓的天元宮。
IMG_0029
一直以為天元宮長著大片櫻花林,來到這裡之後,才發現花色偏粉的櫻花只種在塔狀的寺廟建築周圍一圈而已。根據報載,天元宮的櫻花屬於緋寒櫻與日本山櫻雜交種。
IMG_0054
也許曾經滄海難為水,也或許是因為天氣陰,我對這裡的花景有點失望。最糟的是,廟邊通往櫻花林的路上還未營業的攤位夾道,而且遍地是發出惡臭的垃圾,看來這天得發揮出污泥而不染的想像力了。也不禁想問,這就是我們的水準嗎?
IMG_0026
浪漫不起來的我,努力尋找美麗的角落。
IMG_0011
鋒面來臨前,在風中搖曳的櫻枝。
IMG_0055
粉色的櫻花加上粉色的背景,誰想得到台灣的三月天竟然只有13度?
IMG_0019
望著這些櫻花,想起幾年前也跟天氣搏鬥,等著賞華大吉野櫻的那段日子。
IMG_0073
IMG_0076
這天最大的收穫,是終於等到綠繡眼在花樹覓食的畫面。
IMG_0081
嫩綠色的鳥兒配上粉色的櫻花,這才是春天啊!早起賞花真好,賞完花去上班,九點不到就抵達辦公室了。至於天元宮,應該只會來這一次吧!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麥田漫步 @ 台中大雅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