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2010

秋日的煙火—士林官邸菊展

IMG_0019
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菊花。尤其是花瓣很多的菊花,讓人很難把她跟氣質畫上等號。但為了轉移選舉日的緊張感,決定去士林官邸湊湊一年一度菊展的熱鬧。
IMG_0008
春天有梅花、玫瑰,秋天有菊花的士林官邸,每到花季就塞滿了賞花人潮。不准進入的花圃區,時時上演”人比花嬌”的戲碼。各省鄉音,也此起彼落。這回,大家是為了那一朵又一朵比人臉還大的菊花而來。
DSCN6718
這些菊花,與平常拜拜敬祖用的很不一樣。那炫耀似的花形,竟然讓我有放煙火的想像。
DSCN6724
深的、淺的、雙色的……,是為了慶祝什麼嗎?
IMG_0012
用火樹銀花來形容這些菊花,再貼切不過。
IMG_0016
但我不想一路拍些晴空下的煙火照,想以不同角度來記錄這場饗宴。
IMG_0020
這些逆光中的細細菊花瓣,像豆芽菜、
IMG_0023
粉色麵條、
IMG_0030
海濱生物、
IMG_0031
還是如梅杜莎的一頭蛇髮呢?
IMG_0033
除了園丁辛苦栽種出來的大立菊之外,花園裡還有其他種類的菊花一同爭奇鬥豔。
IMG_0045
看了一圈花開富貴之後,還是官邸入口處的波斯菊比較惹人憐愛。

好久沒拍花了,這個園地終於稍微恢復當年蔚藍花鳥手札的模樣。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大河戀

Labels:

11/29/2010

二訪香山濕地

IMG_0112
今年冬天立了一個目標,就是要探訪北台灣各個賞鳥地點。繼年初的金城湖、九月的海山漁港,至上星期的南港濕地,終於把新竹17公里海岸線沿岸都走過一遭。
IMG_0107
十一月下旬的南港海岸沒什麼人,陽光意外地耀眼,這一帶只有作業的漁船和海鳥偶爾傳來的聲響,漫步此時的沙灘有種到世界盡頭的蒼茫想像。
IMG_0008
堤岸將海岸劃分成兩半,堤岸內的濕地有些許鳥影,仔細一看是兩隻小環頸鴴幼鳥。
IMG_0028
IMG_0029
同個水塘裡,有隻比小環頸鴴體型大很多的青足鷸。
IMG_0038
IMG_0098
IMG_0137
鳥書說牠們常小群出現在河口、沙洲、沼澤或水田地帶,但這回只見到一隻鬱鬱獨行。
IMG_0126
這天也遇到幾隻磯鷸。在台灣最常見到的鷸科鳥類,不知會不會是磯鷸?連家附近的磺溪都見得到牠們的蹤影。
IMG_0117
探完堤防內濕地後,我們翻過堤防到沙灘上去。時間不對,大部分水鳥都和潮水一起退到”外”海去。
IMG_0114
IMG_0120
留在岸邊的,看來大多是東方環頸鴴。
IMG_0143
鳥況實在不佳,決定繼續前行至海山漁港海灘,碰碰運氣。仔細掃瞄沙灘,發現一隻羽色不同的水鳥。對照鳥書一看,發現是隻不普遍的冬候鳥—三趾鷸。牠沒有一般鳥掌後方那根小趾而得名。
IMG_0147
另一特徵,是呈黑色的翼角。牠是今天賞鳥名單上的新種。
IMG_0188
此刻在沙灘上覓食的,還有黑腹濱鷸(濱鷸)。現著冬裝的牠們,沒有那讓牠們容易暴露身份的黑腹。這一隻,腳上有上標,不知是哪裡繫放的呢?腳上那三個數字的背後,可以告訴我們什麼秘密?
IMG_0181
不算太怕人的牠們,在沙灘上捕食。
IMG_0176
退潮的海灘,可說是坐擁滿坑滿谷的食物。
IMG_0201
沒多久,就抓到一隻螃蟹。

你問賞鳥到底有什麼樂趣?對我來說,是種與土地親近的機會。透過望遠鏡看野鳥,會覺得自己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即使鷸鴴科水鳥難認、長得像不說,還分夏羽、冬羽、公母鳥羽與幼鳥羽,鳥書又不會一一列出這些鳥羽的圖片,但這與自然的遊戲還是讓人樂此不疲。

下回目標:宜蘭海岸線。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March of the Crabs

Labels:

11/26/2010

March of the Crabs

IMG_0270
離開南港濕地後,我們沿著新竹17公里海岸線單車道往北騎,想再訪上次鳥況很好的海山漁港濕地找鳥。不巧的是,上週日適逢農曆十六大潮,來到海山漁港的時候剛好退潮,大部分水鳥都不在岸邊露出的淺灘區,鳥況不佳。不過沒關係,此時正好是與短趾和尚蟹大軍相遇的好時機。
IMG_0279
第一次認識這種可以直著行走的小傢伙,也在這裡。大四的時候很不務正業地跑去海洋所修了一門海洋學,期末校外教學一路從八里沿著台灣西北海岸南下,到了這片廣稱香山濕地的海岸時,遇見了這些只有一公分左右大小的螃蟹。觀察牠們的最佳時機,是退潮時分,因為牠們會成群集結於淺灘上,形成螃蟹大軍的奇觀。在沙灘上找鳥的我們,一開始注意力放在鳥的身影上,還在想說會不會順便遇到短趾和尚蟹。沒想到當焦點一轉變,才發現泥灘上滿滿都是哩!照片中一群又又一群的白影,就是牠們。
IMG_0276
短趾和尚蟹很迷你,極容易成為被捕食的對象。但團結就是力量,大夥聚在一起,就能分散風險了。
IMG_0220
不知讓牠們聚集成團,以及決定往哪個方向走的機制是什麼?有所謂的帶頭大哥嗎?
IMG_0242
一隻接著一隻探出頭,一有風吹草動,不是以旋轉身體一圈的方式潛入泥沙中躲避,就是裝死靜止不動。
IMG_0246
蹲下來以低角度觀察牠們,還能映出倒影呢!
IMG_0258
真高興十多年過去,牠們依舊在這片沙灘上生活著。
IMG_0262
牠們是我心目中,台灣西海岸的一頁風景。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荒野小精靈—褐頭鷦鶯

Labels:

11/25/2010

荒野小精靈—褐頭鷦鶯

IMG_0077
到長滿草叢的濕地賞鳥,很容易與在草間”劈腿”(也就是兩腳分別搭在不同草枝上)的褐頭鷦鶯打照面。
IMG_0058
趁著週日的好天氣,我們再度驅車南下,來到新竹海岸線最南端的南港濕地賞鳥。目標雖是南下渡冬的水鳥,在草叢裡窸窸挲挲的小傢伙也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
IMG_0062
我們悄聲慢慢靠近,希望能夠見到聲音的主人。不算太怕人的鳥兒終於露了臉,原來是隻特有亞種的褐頭鷦鶯。
IMG_0074
在野花叢中跳躍唱歌的牠,看起來可愛極了。
IMG_0079
跟牠比耐心的結果,是可以等到清楚看見牠的小臉蛋。
IMG_0084
牠的特徵,是那長長的尾羽。
IMG_0069
在褐頭鷦鶯的見面禮之後,我們就再繼續跨上單車,沿著海岸線找鳥去。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台北也有琵鷺!

Labels:

11/24/2010

1999和警察局是全台灣最大詐騙集團嗎?

DSCN6703
DSCN6704
DSCN6705
DSCN6706
回台灣兩年多,每天都沿著明德路走到明德捷運站搭車上班。這段上工之路路障重重,尤其是明德路99號到111號之間。騎樓部分有三分之一被築起階梯,二分之一停滿了腳踏車和機車,剩下不到一公尺的走道留給過往行人通行。因為太難走,大部分時間我都是走在騎樓外的人行道上,因為這裡至少有90公分寬。這條人行道,偶爾會遇到機車或腳踏車亂停,但大部分時候還可通行。但從這個星期一開始,連續三天至少有五部機車就這麼大喇喇停在人行道上,讓人寸步難行(照片如上面四張)。試問,如果有以輪椅代步的殘障人士來到這裡,是要如何通過?星期一早上,我決定打1999市民當家熱線反應這個狀況,希望相關單位派人處理,也留下行動電話號碼好讓對方以簡訊通知後續處理情形。等了約五十分鐘後,我在辦公室收到簡訊,內容如下:

「臺北市政府1999結案通知,案號20101122XXXXX,已抵達現場,未發現通報事項。」

我一看簡直傻眼,是運氣這麼剛好,當員警抵達現場的時候,那些機車都離開了嗎?

昨天早上,再度來到這裡,卻發現情況依舊。因為要趕上課,所以沒時間再度打1999要求處理。但科學家性格絕不會就這麼罷休,今天早上上班的時候,還是來到這裡,想再度確認。發現上述五部機車,就這麼停在明德路99號到111號之間的紅磚人行道上。我再度打1999,並報了星期一的案號。對方說,會再度請管區員警(永明派出所)派人前往處理,並得到新的案號。這回,我決定留在現場,觀察員警處理情形。我到一旁的丹堤咖啡點了些食物,坐在店門口座位等待。等了約40分鐘後,才看到員警騎著機車前來。他沒下車,在明德路99號的超商前往111號的方向看了一眼,就騎車離開。10分鐘後,我接到簡訊:

「臺北市政府1999結案通知,案號20101124XXXXX,已抵達現場,已經處理完成。」
DSCN6707
DSCN6708
DSCN6709
DSCN6710
本來已經在捷運上的我,決定跳上反向列車回去現場察看。以上四張照片,是我接到結案簡訊回到現場察看所拍的照片。沒有任何的改變呀!如果我沒有特地回去看,不就以為問題被解決了?!我氣得打1999,接電話的小姐說她只能依員警回報來回應。而員警再度指出未發線通報事項。我只好追問,請問台北市的交通法規中,有無人行道禁止停車規定?她竟然要我去問當地警局!我只好跟她要了永明派出所的電話,打到該所詢問。電話接通之後,該所員警回應人行道確實禁止停車。當我反問為何先前兩次報案時當作沒看到,他無言以對,只說會再度派員處理。

根據我從回台灣到現在與1999和台北市警察打交道的經驗,不是踢皮球、就是虛應故事。舉報某百貨公司接駁車在中山北路六段和德行東西路交叉口闖紅燈,得到的回應是我沒拍照所以無法查證。這回拍了照,也沒用不是嗎?所以最後的結論是:1999和警察局是全台灣最大詐騙集團嗎?

生活隨想上一篇“抱歉,我吞不下去

Labels: